放心

放心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放  心

      當時老和尚來彌陀寺後,我把他安置在客廳左後角的小房間裡,由其同來的兩位尼師隨侍在側,我只給老和尚一把有靠背的圓藤椅,老和尚就坐在上面安然不動。到了夜間,老和尚到大殿後方無人的屋簷與大樹下坐著過夜,把那個小房間讓給隨侍的兩位尼師睡。

    老和尚在屋外樹下過夜,在他好像已是家常便飯,安然自得。屋外或樹下蚊子多,每當我陪老和尚時,常被山蚊叮得痛癢難耐,我看老和尚卻泰然無事,令我不禁驚奇,又深感慚愧不已!

 

    每當夜深沉寂時,跟著來的就是陰冷的山風和很濃的雨露,直吹得身上總是寒意刺骨。那時是在農曆八月下旬,在沉寂的山夜裡,一陣陣強勁的山風吹拂下,全身感覺很不自在,如無定力,是很難安然度過的。但是老和尚只需雙腿一盤坐著,眼睛一閉,黑暗的一夜,好像在剎那間就消逝了,不能不令我由衷感佩!

 

●閉關到底是心要閉關,還是身要閉關?若是心要閉關,心就是道場,這個四大假合之身已經夠大了。否則心猿意馬,身要享受,再大的地方也關不住這個為身所役的「攀緣心」。

●現在的人和以前大不相同,以前的人道心十分,現在的人道心才一分。

●修行要怎樣才能心安?就是要對境無心,動靜無罣礙。但如何是心?心本無所住,原是盡虛空遍法界的,所以到哪裡找心?有所執著的都不是我們的真心,是凡夫心、肉團心、緣慮心。

●每個人心裡都有兩個力量,一個是「好的」,一個是「壞的」,而且總是「壞的」力量比較強,「好的」力量比較弱。當「好的」說:「我是善的。」時,「壞的」一定說:「你是惡的,我才是善的。」

    「壞的」什麼事都要佔第一,如果沒有靠修行來增強善念,很容易就會被惡念壓下,造出惡業來。所以說:「起心動念,無不是罪、無不是業。」大家應該努力修行來培養善根,不斷播下善念種子,拔除貪、瞋、癡三毒的壞種子,讓善念增長,這樣逆境來時,平時播下的善念種子會自然萌芽,正念現前,就有力量來對抗壞念頭了。

●怕?不怕就是安定,怕就是不安定!心裡無主就會怕,是自己心生害怕,自己沒有定力;怕多了必生煩惱。

●對任何事都要放下,能放下就是工夫。平常對任何事就要無罣礙,免得臨命終時,一個起心動念,又要輪迴了。

●沒有什麼事比自己了生死更要緊!世間一切都是幻化的,所以什麼事都要學習放下,不要執著,不要罣礙。別人在做什麼,是別人的事,不要樣樣記掛在心,跟著別人起煩惱執著,否則六道有份,難以出離。

●煩惱雖然是空,本無自體,宛如一陣風,來無影、去無蹤,無可捉摸。但是只要心裡有煩惱,一定不自在,所以修行就是在修「心中沒什麼事」,沒有「我怎麼樣」。

●「放下」,並不是在口頭上說說而已,必須從日常生活的行、住、坐、臥當中去行,要一句佛號念得穩穩當當,無所罣礙,到臨命終時能正念現前,沒有貪戀眷屬的愛別離苦,這才叫「放下」;如果還存有一點愛著,那還是要生死輪迴的。要知道我們來到這娑婆世界,是帶業來的,在這娑婆苦海中,應該趕快學佛修行,找出一條解脫生死的新路去走,不要再為貪享衣、 食、住的舒適,更造新的惡業,以致於仍落在生死輪迴的舊路中。

●不用貪長壽!如果不會修,不會走解脫的路,即使活了兩百歲,也不過是多造一些業,兩百歲一過完,還是要生死輪迴。我們這個身軀是有生有滅的東西,終究要毀壞,無法讓我們永久依賴,所以要看破、要放下,去修出我們靈靈覺覺的自性來,那才是不生不滅的本來面目。